职业资格证书乱象:名目繁多、挂靠泛滥

1994年,职业资格证书作为科学评价人才的一项制度被写入《劳动法》。此后,各类职业资格证书应运而生,并催生了各种培训热、考证热。然而,在职业资格考试火热的背后,不仅存在着考试乱、发证滥、证书名目繁多、管理交叉重复等问题,而且有大量利用证书非法牟取暴利的现象。

中国目前有至少2695种职业资格认证,其中有1135种为人社部和各部委颁发的国家职业资格认证证书, 还有1543种为各类行业协会、专业学术团体颁发的行业内职业资格认证,此外,还有国外第三方职业鉴定机构进入中国后颁发的国际通用职业资格证书,约17种。政府部门与行业之间、部门与部门之间、行业与行业之间的交叉重复管理,导致了证书的泛滥,一个职业往往拥有多个部门、机构颁发的各种职业资格证书,这使得证书的权威性难以得到保证。

在各行业特有的职业资格中,证书种类最多的是冶金行业,共有184种职业资格考试,其次是轻工业,共有110种,而划分最细的是广播电影电视行业,有50种职业资格考试。近年来,一些奇特的资格认证屡次引起公众热议,例如收破烂者有“旧货从业人员上岗证”,街头卖瓜子花生者被划为“坚果炒货师”,还有职业彩票经理人、club领舞教师、催乳师等等令人费解的职业资格认证。

除此之外,在职业资格证考试的背后,还形成了一条灰色利益链:个人花费数万元取得国家职业资格证书,出租证书一年就收回成本;中介为持证人与企业牵线,从中分一杯羹;企业每年支付百万元挂证费用,并借此拿到更多工程。据公开的挂靠中介网站显示,各类证书每年的挂靠费用从1000元到20万元不等,其中挂靠费最高的是注册电气工程师,三年挂靠费用为80到75万,年均费用在20万以上;其次是注册公用设备工程师,年均费用在15万元左右。

据人社部统计,截至2013年底,全国共有职业技能鉴定机构9865个,全年有1838万人参加了职业技能鉴定,1536万人取得不同等级职业资格证书。要取得资格证书,培训和考试的花费均不菲,一个最初级的证书至少也需要2000元以上。曾有专家估算,中国每年考评各类证书的经济总额超过3000亿元,由此带来的培训、教辅丛书等下游产业,更是形成了庞大的利益链条。